在线布拉提
级别: 昆山过客
发帖
90
昆币
0652 枚
配偶
单身
在线
9小时
只看楼主 使用道具 电梯直达
楼主  发表于: 2小时前

片刻的分离,立即涌入了满心寒意,向东的帐门看不到那坚挺的背影。

他……去哪了?这种话她问不出口,可是却无法不去想它。

是去谈公事了吧,或者──正春风得意的在众美人中寻着乐子!

李默寒双眼闪动一抹自嘲与无奈。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他的世界中不容许别人的意念存在,又何必多问呢?太多太多女人愿意当他的女人,从那群莺莺燕燕祈盼的眼神看来,如果雷梓翊想从中挑来几个品尝,也绝对不会失望。

似乎,那不是她该关心的事。

何况,她也没心力去做。应付他时而需索无度的欲望已使她有些疲于应付了,难得清闲,何必自扰?

“大人带你去了那片废墟?”说话的是唐奔,吐出的字言冷如冰,却透着模糊难辩的诧异。

她凝目向他,淡淡一笑,有些意外这个黑面的汉子会主动和她讲话。

“嗯,那儿真美。”

“没事,只是觉得你很幸运。那片废墟很神秘漂亮,连这里的人都鲜少知道它真正的位置,大家都叫它‘遗梦’。”黑脸男子木然地凝望远方,眼神变得迷蒙。

“幸运?”李默寒玩味着这两个字──幸运?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她轻轻问着。

唐奔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深思,又似带着一丝犹豫,他看向那张充满茫然神色的小脸。

“那里是大人的禁地,平常大人总是一个人去,不许别人跟随。”

李默寒怔了会,低下面孔不让悸动的心思外露,心中像有了某种明了,却又不敢加以深思。

“……我是他第一个带去的女人?”

唐奔静默片刻,神态相当冷硬地扫了她一眼,便把眼光看向山的方向。

“不,在你之前他曾经带一个女人去过。他从不对女人认真,也不会因为女人而变脸。但,她却是他唯一的例外。”

她淡淡一笑,突然觉得浑身冰冷,有种被骗的感觉。

“既然如此,他为何不留住那个女人?”

“因为她不爱他。”

一阵头晕目眩!她点头,不再多说甚么。黑脸汉子的话像世上最恶毒的邪咒,咒得她心痛如绞,快要窒息。

一个女人占了他的床,占了他的心灵之地,而且,一切都在她之前!

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吗?所以这般特别!如果真有那么强烈吸引他的女人存在,他为何不放她离去?

她悲哀的笑了,泪水在轻易间滑落。

何须计较的那么多?又何必大惊小怪?这不是早就想到的结局吗……

他霸占她,就是为了翘首以待她在未来的岁月中向他俯首乞求模样!六年前便是如此,如今又会有何变化!

该怪的,是她自己。她早就告诫过自己……他不是真心的,他根本没有心!她却充耳不闻,执意选择在他的诱惑中沦陷……

如今,她终于在这个不堪的真相中碎了心、伤了神!多可笑呵!她生命之中刚刚燃起的情爱之火,短暂到连沉迷都来不及,就烧毁了她曾引以为傲的一切!那个将名子写入她的血中、肉中的男子,彻彻底底的毁了她!

她闭上眼,寒意顿生的抱住自己脆弱的身子,身上的衣服无法抵挡这浸入骨髓般的冷意,于是起身往帐外走去。

“……”唐奔拦住她,唇几乎没掀起,表情却很为难。

“我先回去。”她低着头绕过他,迳自走向宫殿大门。这一次他没有任何阻拦,只静静跟在她身后,一直护送她安全回到房间。

雷梓翊在她离开他视线仅一刻钟便出现了,而且一出现就是一张愠怒的面孔。

“为什么不等我回来?”

李默寒静静的看他,眼神有些空洞的轻笑:

“我累了。”

他没回应,审视她面孔,检视她身子。

确定她并无碍后,下一秒他已锁住她,严厉的审视她眼眸中的冷漠。

“怎么了?”他低沉的问,仅一眼他便察觉到她的异状。

她摇头,轻轻挣扎,双手胡乱推挤他。她不会说谎,更不会承认她此刻欲哭无泪的心痛。

“你该出去了,庆典尚未结束。”

话未讲完,立即感觉到双手遭他蛮力箝制住。她低喘出声,感觉到疼痛。

“这是在做甚么?”他捏住她下巴,努力压抑自己被她挑起的怒气。

她倔强的直视他隐怒的眼,在她心目中,他绝对是全天下最恶劣、低贱的男人了!心里想着一个女人,却又霸占另一个!

“对于一个任你发泄性欲的工具,一生只会做一件事,那就是陪你上床!”炽烈燃烧的妒火,令她更加怒气冲天。

他的面目森冷,酝酿着风暴即将来临的气息。这女人又回到初相遇时的面貌,她到底想如何?

“你要我怎么做?不再碰你?”他的声音从齿缝中迸出。

她笑得虚伪。

“除了放我走之外,你甚么都不必做……”

关注澳门上葡京赌场官方网站—昆山论坛微信公众号bbskshot,轻松在线查违章、查公交、查学区、查天气
 
帅哥在线oushidong
发帖
1035
昆币
357 枚
配偶
单身
在线
1953小时
沙发  发表于: 55分钟前
车辆状态都注销了,那这车怎么还在他手里???不是应该报废啊???澳门上葡京赌场官方网站
关注昆山论坛微信公众号bbskshot,轻松在线查违章、查公交、查学区、查天气
 
快速回复
限76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